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俄羅斯的飲酒文化

作者:張蘭蘭來源:滿洲里大自然旅行社有限公司
文章附圖

黑龙江十一选五热号 www.pljqzw.com.cn 每每回想俄羅斯人喝酒的方式都不寒而栗

  據說,500年前,俄羅斯的僧侶們第一次釀出這種液體是用來做消毒液的。不知道哪個好飲的僧侶偷喝了一口消毒水,此后500年間伏特加便一發不可收拾的成為俄羅斯的第一飲料。俄羅斯人喝伏特加的方式從來不是淺酌,而是真正的杯底朝天的痛飲。有統計顯示,平均每個俄羅斯男子每兩天就會干掉一瓶伏特加酒。而在俄羅斯,無論是溫馨的家庭聚餐,快樂的婚禮上,還是悲傷的葬禮上,都會見到痛飲伏特加的人們。

  其實,500年伏特加仿佛就是俄羅斯歷史的見證,伴隨著俄羅斯人經歷了東歐和亞洲君主的鐵蹄、沙俄的統治、十月革命、衛國戰爭、以及蘇聯解體。俄羅斯將士的驍勇善戰和不畏嚴寒是世界聞名的;度數極高、一點就著的伏特加的作用應該說功不可沒。據說,二戰中,蘇聯軍隊的戰功獎勵就是每天100克伏特加酒。

  俄羅斯作家維克托·葉羅費耶夫專門研究了伏特加的歷史,他稱伏特加酒為俄羅斯的上帝,認為它在某種程度上影響著俄羅斯的命運。葉羅費耶夫的觀點上去有些聳人聽聞,但其實伏特加這個名字在俄文中就是生命之水的意思。

  俄羅斯作家維克托·葉羅費耶夫也說過:其他國家的人們是喝酒,在俄羅斯不是喝酒,我們喝的不是伏特加,我們正在喝的是我們的靈魂和精神。

  伏特加語源于俄文的生命之水一詞,當中的發音Voda,約14世紀開始成為俄羅斯傳統飲用的蒸餾酒。時至今日,伏特加無疑已經成為全世界人的生命之水。

伏特加,俄羅斯的神

  俄羅斯人是相信上帝的,但是俄羅斯人并不認為在上帝創世之前天地是一片混沌,至少混沌中還有伏特加。在遼闊廣袤的俄羅斯大地上,一切全源于伏特加,一切全歸于伏特加。

  二十世紀初,俄軍官兵能夠完成艱苦的訓練,惟一的支柱就是斯米爾諾夫(Smirnov)牌的伏特加。與此同時,伏特加給這個國度帶來的傷害卻大過了任何一次戰爭。在蘇聯占領阿富汗的十年間,共有14000名士兵死亡,但每年俄羅斯卻有三萬多人死于酒精中毒。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每年能喝下比俄羅斯還多的酒:平均每人每年消費15公斤白酒,其中至少一半是伏特加。

  伏特加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共同點是,二者都給無數俄羅斯家庭帶來了傷痛。伏特加這個詞兒一旦被人提起,就會引發出無法預料的行為。有傻笑的,有不停打響指的,有自己跟自己掐的,有悶不吭聲的,什么都有可能,惟一不可能的是獨醉。不管在哪一種政治制度下,俄羅斯人永遠都是被伏特加劫持的人質。伏特加能決定俄羅斯人的生和死。伏特加就是俄羅斯的神。2003年,這位大神迎來了它的500歲誕辰。

  伏特加的發明過程很少見諸史籍,不過這個過程倒不見得傳奇。俄羅斯人認為伏特加神圣且永恒,不會因歷史而改變。

  1977年,美國的伏特加釀造公司集體起訴蘇聯的酒廠,指控后者意圖讓人們相信美國市場上的本土伏特加是不正宗的,隨后引發的商業丑聞則掀起了伏特加歷史的研究熱潮。

  然而,真正威脅了蘇聯人的卻不是此事。同年,同是華約成員國的波蘭宣布自己才是伏特加的真正原產地,蘇聯無權將其生產的白酒命名為vodka。緊張的蘇聯官員立即動身尋找能夠重證其為伏特加之鄉的能人,最后這個重任落在了歷史學家波赫列布金的肩上。波赫列布金不負眾望,著文論稱波蘭人始釀伏特加晚于俄人數十年??商局卣穸砉仆牟ê樟脅冀鵒僥昵氨簧焙υ諛箍頗轄嫉募抑?,據傳系波蘭人所為。

  根據傳說,伏特加最早為十五世紀晚期克里姆林宮楚多夫(Chudov)修道院里的修道士所釀。起先,修道士們釀酒所用的酒精要從熱那亞進口,后來便逐漸開始采用本地用黑麥、小麥和綿軟的山泉水生產的酒精。

  這個故事的一切細節都極度充滿了象征意義:跟上帝扯上了關系,修道院名也有蘊意(“Chudov”在俄語中意為奇跡”),背景還是俄國首都。遺憾的是,不少與伏特加的生世有關的文件都毀在了十七世紀中葉俄國東正教教會手里,教會后來宣布伏特加為惡魔的發明。

千萬不要小瞧俄羅斯女人的酒量

  將酒精與水混合的制酒方法沿襲自地中海文化,尤其是古希臘。古希臘人已開始用紅酒與水相混合,不過這種混合物初時更可能是用來處理傷口的消毒水。不久,伏特加就告別了其醫用價值,變成了瑞典人記憶里1505年遠征莫斯科時見到的一種燒酒。十數年后,這種燒酒點燃了所有的俄羅斯人。到了1533年,俄羅斯將伏特加的生產放開給小酒館業主,從此后,狂歡”——對于原本只飲蜂蜜酒的俄羅斯人來說本是酩酊大醉的代名詞——現在已經成為了日?;疃?。

 好景不長。1648年,一場暴動在莫斯科的一家酒館里爆發,隨后蔓延到了其他市鎮,危急的情勢讓當局看到了伏特加泛濫后帶來的后果:全國三分之一的男人都欠著酒館的酒錢,而農民們又因為沉溺酒肆而荒耕數年。于是,俄國政府收回并壟斷了伏特加的銷售權,這就意味著釀酒商的利潤越來越少。從那時起,俄羅斯特產伏特加就多了一


個特征——家庭釀制。

  這一壟斷權曾先后六次被撤銷(最近一次是被1992年的葉利欽政府撤消),同時也六次被恢復(最近一次恢復則是在1993葉利欽痛感造酒業罪案頻頻時),但每次反復最終都只能進一步讓人們為伏特加瘋狂。

  我為如此嗜酒成性的俄羅斯人民感到難過!”沙皇亞歷山大三世對其財政大臣謝爾蓋·維特說。1894年,維特推出了一項旨在提高伏特加質量、同時也鞏固了政府壟斷地位的計劃,俄國化學大師門捷列夫曾經擔任過這一計劃的負責人。在此之前,伏特加的釀制過程非常簡單:一份酒精加一份水,再調入少量其他添加劑以去其辛辣(如斯托利奇那亞牌伏特加里的添加劑是糖)。

  支持飲酒的知識分子最愛提的名字也許還不是門捷列夫——盡管他發現了調制伏特加的最佳比例(即酒精比例為40%),而是俄國生理學家尼古拉·沃洛維奇,沃洛維奇的研究認為,每天飲用50克伏特加有強心活血之功。就在民間禁酒組織陸續出現于全國各地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了,政府再次宣布禁酒。

  一戰結束后,十月革命爆發,但禁酒令仍未解除,趁著全國一片混亂之時,紅軍和白軍都四處免費光顧伏特加酒館,濫飲一氣。波赫列布金在論文中幽默地指出,紅軍最終贏得了勝利,原因之一便是他們更好地守住了酒館,并以槍刑來處罰酗酒者。二十年代中期,列寧廢止了禁酒令以贏得民心。列寧下令生產里科夫加”(以當時的蘇聯財長阿列克謝·里科夫命名),此酒因酒精含量稍低(35%)而較伏特加更為溫和。但列寧逝世后,伏特加重又返回人們的生活中,其強勁的銷售額也為蘇聯的社會主義工業化做出了貢獻。

  蘇德戰爭打響后,蘇聯國防部規定,前線士兵每天每人能獲得100克伏特加的配給。所以蘇聯的伏特加酒廠一致認為,蘇聯之所以能打贏納粹,靠的就是兩樣:伏特加,以及喀秋莎火箭炮。

  到了90年代初,隨著蘇聯的解體,國家控制酒類生產的時代也宣告結束,整個伏特加釀制業于是亂作一片。與此同時,俄羅斯被新俄羅斯人帶上了萬惡的資本主義軌道,而這幫新富當年就是靠著走私伏特加發達起來的。

  伏特加的發明過程很少見諸史籍,不過這個過程倒不見得傳奇。俄羅斯人認為伏特加神圣且永恒,不會因歷史而改變。

  1977年,美國的伏特加釀造公司集體起訴蘇聯的酒廠,指控后者意圖讓人們相信美國市場上的本土伏特加是不正宗的,隨后引發的商業丑聞則掀起了伏特加歷史的研究熱潮。

  然而,真正威脅了蘇聯人的卻不是此事。同年,同是華約成員國的波蘭宣布自己才是伏特加的真正原產地,蘇聯無權將其生產的白酒命名為“vodka”。緊張的蘇聯官員立即動身尋找能夠重證其為伏特加之鄉的能人,最后這個重任落在了歷史學家波赫列布金的肩上。波赫列布金不負眾望,著文論稱波蘭人始釀伏特加晚于俄人數十年??商局卣穸砉仆牟ê樟脅冀鵒僥昵氨簧焙υ諛箍頗轄嫉募抑?,據傳系波蘭人所為。

  根據傳說,伏特加最早為十五世紀晚期克里姆林宮楚多夫(Chudov)修道院里的修道士所釀。起先,修道士們釀酒所用的酒精要從熱那亞進口,后來便逐漸開始采用本地用黑麥、小麥和綿軟的山泉水生產的酒精。

  這個故事的一切細節都極度充滿了象征意義:跟上帝扯上了關系,修道院名也有蘊意(“Chudov”在俄語中意為奇跡”),背景還是俄國首都。遺憾的是,不少與伏特加的生世有關的文件都毀在了十七世紀中葉俄國東正教教會手里,教會后來宣布伏特加為惡魔的發明。

  將酒精與水混合的制酒方法沿襲自地中海文化,尤其是古希臘。古希臘人已開始用紅酒與水相混合,不過這種混合物初時更可能是用來處理傷口的消毒水。不久,伏特加就告別了其醫用價值,變成了瑞典人記憶里1505年遠征莫斯科時見到的一種燒酒。十數年后,這種燒酒點燃了所有的俄羅斯人。到了1533年,俄羅斯將伏特加的生產放開給小酒館業主,從此后,狂歡”——對于原本只飲蜂蜜酒的俄羅斯人來說本是酩酊大醉的代名詞——現在已經成為了日?;疃?。

交個俄羅斯朋友并不難,只要你有個好酒量

  19世紀中葉,“водка”(vodka)一詞開始被收錄于標準俄語詞典中,但此時的伏特加仍被上流階層視為沒有文化——甚至是粗俗——的象征。伏特加最初的消費者就是底層民眾,這只能怪當時用木精釀制的伏特加質量太次,聞起來極像機油,而粗俗的俄羅斯酒店文化也是一大原因。此外,在19世紀晚期以前,伏特加一直是散裝,惟一的計量標準是“vedro”(即桶,一桶伏特加約有12公斤)。

  伏特加與其他任何種類的白酒都不一樣,因為人們從來沒有為喝伏特加找到過正當的理由。法國人會贊美科涅克白蘭地的芳香,蘇格蘭人會夸耀威士忌的口感,而伏特加,既無色,又無臭,亦無味,喝起來還很嗆。俄羅斯人喝伏特加,過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一口灌下去,然后傻笑,然后罵娘,然后四處找人醒酒。所以對俄羅斯人來說,把伏特加直接注射到血管里,和喝下去沒什么區別。

  雖說伏特加天生劣質,但到了后來也算是有了自己的文化。伏特加文化有自己的俄羅斯風俗(一端杯,杯莫停”),有自己的口號(伏特加是紅酒的姨娘”),有自己的講究(在俄羅斯,醉漢是和酒鬼區別對待的,因為前者每天要等到下午五點才開始飲酒),有特制的下酒菜肴(如魚、腌黃瓜、肉凍、泡菜),當然,還少不了敬酒辭,也就是任何一個值得端起酒杯的共同話題。

  伏特加控制了相當多的俄羅斯人的意志和意識。除卻家庭不幸和街頭狂歡,除卻幻夢與理想,伏特加帶給俄羅斯人的還有無數的自殺、他殺,以及非自殺非他殺的莫名死亡(俄羅斯人閑談時愛聊的主題包括誰誰誰酒后狂嘔時把自個兒噎死了,以及誰誰誰酒醉后一腳踏出大樓的窗戶)。然而,幾乎所有的俄羅斯人在面對醉酒撒瘋時心情都很愉快。過去幾個世紀來,這種愉悅感屢屢令外國訪客驚訝不已。1676年出使俄國的荷蘭外交官巴爾塔薩·柯伊特寫道:我們只看到了浪蕩之徒的羞人舉止,圍觀其醉態之眾反令其更加放肆。

  三個世紀之后,在勃列日涅夫時代的蘇聯作家維涅狄克特·埃洛費耶夫的筆下,一切仍暗合著柯伊特當年的記錄:俄羅斯每一個有一點點價值的人,每一個對國家有一點點用的人,都在像豬一般狂飲。

  不管戈爾巴喬夫等人能數出伏特加的多少壞處,出生于以喝酒狂放著稱的西伯利亞的俄羅斯當代作家葉夫金尼·波波夫仍堅信,在這個不那么完美的國家里,正是伏特加支撐著俄羅斯人民去面對生活中的種種挫折。伏特加提供了一種真正與政治無關的私人空間,一個可以在幻想的自由中得到放松、忘卻煩惱、縱情做愛的地方。文學與飲酒,這二者之間的關系從未像在俄羅斯這樣緊密。不管是革命者尼古拉·涅克拉索夫,還是流亡作家亞歷山大·庫普林,也不管是斯大林主義者亞歷山大·法捷耶夫,抑或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米哈伊爾·肖洛霍夫,無不是貪杯之人。波波夫對我說:伏特加令構思情節更加容易。

  但伏特加不僅僅能壯膽,同時也能令醉者大受自遣和自責的折磨,而這些感受恰恰是俄羅斯民族矛盾性格的特征。所以,喝醉了的俄羅斯人常?;崳示瓢櫚囊瘓浠笆牽?/span>你尊重我嗎?”

  2003年,一座伏特加博物館在莫斯科落成,還舉行了盛大的慶典來給五百歲的伏特加賀壽??梢運?,五百年的伏特加史,就是五百年的控制與反控制史。五百年來,俄國政府一直想要控制人民對伏特加的依賴,而每一次控制都只能令人民對其依賴更深。然而,也許這么說有些奇怪——這次誕辰五百年慶典有可能成為伏特加的告別儀式。

  麻醉品專家弗拉基米爾·努日尼認為,戈爾巴喬夫的禁酒戰爭根本就是反科學的,而真正可能打贏這一仗的,也許是俄羅斯正在擁抱的資本主義制度。努日尼指出,新一代的俄羅斯企業家已經不飲伏特加,這些年輕人早已改喝啤酒,對他們來說保持清醒的頭腦很重要。而在私營企業里,酗酒的員工則會被開除。因此,努日尼認為,只要經濟發展勢頭好,1520年的時間就能帶來極大的改觀。戈爾巴喬夫也說,未來將在啤酒和紅酒身上。

伏特加有什么好,基本就是酒精兌水,烈是烈的,味道很不佳

  伏特加文明正在發生分化。莫斯科的精英們喝的不是進口酒就是高級伏特加。他們飲酒,但從不喝醉。而滴酒不沾也在慢慢地成為一種時尚,主張禁酒的總統普京就為全國樹立了榜樣。但在廣袤的外省,這種轉變仍不顯著。而在農村地區,伏特加仍然具有代金價值。對那里的人來說,他們需要做出選擇的不是喝紅酒還是喝伏特加,而是喝劣質伏特加還是喝自釀的伏特加,而昂貴的優質伏特加只是一種可以用來顯耀的奢侈品。

  簡而言之,我們的伏特加大神不會輕言放棄,但是它可以被馴服,甚至被放逐到歷史的迷思中去。伏特加一直在天堂與地獄之間搖擺。高爾基在自傳中寫到他在伏爾加河畔度過的童年時說,人們為高興而喝,人們也為悲傷而喝。這就是俄羅斯人的性格。

1398年,熱那亞商人把伏特加作為藥物賣到俄羅斯。到15世紀,熱那亞人用谷物釀酒秘方終于被識破,俄國人把熱那亞人的酒稱作,把自己改良后度數更高的伏特加稱作好酒”“純酒。伏特加就此成為俄國人的生命之水。

俄國史就是伏特加史

  不少歷史學家認為,某種意義上俄國史就是伏特加酒史。就連十月革命的爆發,也與伏特加直接關聯。一戰中沙皇把持著伏特加專賣權,以此作為戰爭的主要財源。布爾什維克號召工人階級不要造酒、喝酒、賣酒而起來革命。

  托洛茨基在《伏特加,教堂和電影院》一文中說,革命的首要目標是解決工人的8小時工作制和伏特加專賣權,號召工人在酒癮上來后到電影院解除煩躁。十月革命后,蘇維埃政權實行禁酒政策,列寧說:伏特加和其他流毒會把我們領回到資本主義時代。

  但沒有伏特加,就沒有俄羅斯。要不是伏特加,禁酒的蘇聯共產黨政權可能延續不了70年。上世紀30年代,為加強備戰,斯大林下令取消禁酒令,大量生產伏特加,以支持國家財政,為蘇聯掙回15%以上的財政收入。到了70年代,伏特加為國家財政貢獻30%的收入。直到今天,它仍給俄國帶來超過5%的國家財政收入,去年高達32億美元。

烈酒泡出的民族性

  伏特加同樣泡出了俄羅斯的民族性:心大,膽大,魄力大,常給世界驚訝。大國沙文主義、宏大才美的心理取向、大國就是強國的政治觀,從某種角度看,正是酒家氣氛。

  二戰時蘇軍在首都即將遭受滅頂之災的最后十幾天,居然展開反攻,一口氣把紅旗插到柏林城上。冷戰中蘇聯宇航員返回地面被確信無法生還時,赫魯曉夫下令國家電視臺直播英雄為國殉職的壯烈場面,讓全體人民為他送行??撲魑終秸詡?,看來只有打口水戰能力的葉利欽出奇制勝,讓俄軍成為第一支出現在科索沃的外國軍隊……這些震撼世界的舉動,也許只有喝過伏特加酒的人才有魄力做出。 好酒的俄羅斯人喜歡扎堆,集體主義和平均主義可謂根深蒂固。因此共產主義理念無需太多的宣傳,就能在民間得到響應。無論在酒桌上、農莊里,還是在政府內,一旦形成共識就要大家遵守,不允許也懶得去特不同政見。

  酒喝多了,也養成俄國人迷迷糊糊隨大流的習慣,俄國的法律注重?;す葉輝諍醺鋈死?,領袖像農莊主那樣置于法律之上。俄國人辦事懶散,不要忙著回答,而要忙著傾聽是教條。他們喜歡運用原則上可行這個模糊的術語,以倒在熱情地承諾后有機會做出靈活的修正。

  伏特加是俄國和波蘭的國酒,是北歐寒冷國家十分流行的烈性飲料,他的歷史悠久,產生于14世紀左右,其英文名為VODKA,出自于俄羅斯的一個港口名VIATKA,含義是生命之水。

  俄羅斯因氣候原因,人們以嗜酒著稱,所以,伏特加的需要量極大。不論在任何時期,伏特加的銷量都不曾遞減。前蘇聯時期,戈爾巴喬夫曾發動過一場規模不小的反酗酒運動,倡議減少伏特加的銷量,引起了全社會的軒然大波。響應者寥寥無幾,最后以失敗告終。伏特加在俄羅斯已有五百多年的漫長歷史,依靠它俄羅斯人才得已渡過漫長寒冬和戰爭時期的艱難歲月。由此可見,伏特加與俄羅斯人有著不解的緣份。

  好的伏特加用黑麥和山間清泉水釀成,比如像金環牌、大使牌,不過市面上少見,大多被拿去出口外銷。大路貨伏特加用小麥或土豆加水釀成,味道遠比上述品牌遜色得多,首先小麥、土豆比不上黑麥,其次水的質量遠達不到清純的地步。較為常見的有首都牌、莫斯科牌、水晶牌。首都牌伏特加味道發甜,較柔和;“水晶牌溫潤中略帶辛辣,苦中有甜。這些伏特加都屬于中度酒,不高于45度。

  在喝不到祖國產的好伏特加時,俄羅斯人的眼光便瞄向進口的伏特加。特別是美國產的古典牌和瑞典產的史米諾夫牌,有伏特加之冠的美稱,不僅裝潢講究,酒的味道也不錯,受到俄羅斯人的一致稱贊。盡管物價每日每時地飛漲,人們囊中羞澀,但進口酒伏特加銷量不減。

一口干掉是俄羅斯人的喝酒方式

  俄羅斯人喝伏特加,具有梁山好漢之氣魄,再烈性的酒也是一口悶,隨后緊握拳頭,的一聲吐出酒氣。好的佐餐食品一般有薰魚、肉、魚子醬、火腿肉、腌黃瓜、沙拉、蘑菇等俄羅斯美食。其實喝好酒須慢功,輕斟淺酌才能品出真滋味。也許俄羅斯人的這種喝法才稱得上喝出了氣魄,喝出了膽略。

  伏特加的暢銷也帶來一系列問題,比如冒牌酒、質次的酒也涌人真酒的貨架中,以次充好、濫芋充數、欺騙顧客。有的假酒外觀上被偽裝得天衣無縫,看似無可挑剔,實則酒精過量,有的甚至危害人的生命安全。為此,電視臺不只一次曝光披露假冒偽劣品,以告誡人們謹防上當受騙。

  伏特加還導致另一個人們談論已久的問題:酗酒。由于氣候原因,冬季喝酒能補氣、強身、抗寒,有諸多好處,這也是俄羅斯人喜歡飲酒的重要原因。

  俄羅斯伏特加最初用大麥為原料,以后逐漸改用含淀粉的馬鈴薯和玉米,通過重復蒸餾,精心過濾的方法,除去酒精中所含的毒素和其它異物的一種純凈的高酒精濃度的飲料。 由于在人們的印象中前蘇聯各聯盟尤其是俄羅斯酗酒的人較多,所以人們誤認為伏特加酒一定是一喝即醉的烈性酒。其實,伏特加的酒度在40度至50度之間,與白蘭地、威士忌、朗姆酒、金酒差不多,只因國外習慣以40度酒度作為烈性酒的分界線,所以它被視為烈性酒。

  俄羅斯伏特加酒液透明,除酒香外,幾乎沒有其它香味,口味兇烈,勁大沖鼻,火一般地刺激,其名品有:波士伏特加(Bolskaya)、蘇聯紅牌(Stolichnaya)、蘇聯綠牌(Mosrovskaya)、檸檬那亞(Limonnaya);斯大卡(Starka)、朱波羅夫卡(Zubrovka)、俄國卡亞(Kusskaya)、哥麗爾卡(Gorilka)。自從1917前蘇聯十月革命后,很多俄羅斯人流亡國外,同時也把釀造伏特加酒的工藝和秘方帶出國門,所以現今世界有很多國家都生產伏特加酒。


分享到: